新闻中心

媒体报道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媒体报道
湖南卫视《归国科学家》专访中国工程院院士、傲农集团专家委员会主任印遇龙
发布时间:2017/7/5

 “要研究猪,必须自己养一头猪。”几乎没有人料到,这一“养”就是30多年,“养”出了一个国际知名的畜禽健康养殖中心,“养”出了一位中国工程院院士。

  前辈一番话,改行结“猪缘”

  荣誉不断,成果等身,为养猪业奔忙的印遇龙依然自嘲是个“养猪的”。

  时间倒转到30多年前,印遇龙大学毕业分配到所里工作时,并没有想过研究猪。印遇龙学的是生物,研究生猪养殖相当于改行,谈何容易?在被派到华中农大进修的一年多时间里,印遇龙如饥似渴地学习,回所后便开始了研究。

  为了节省科研经费,他拉着板车去买猪。有个冬天的傍晚,买猪回所里的路上,人车猪一齐掉进了冰冷的水塘。研究中要给猪做手术。兽医请不到,医生又不乐意干。他只好从桃源老家请来行医的亲戚,趁着周末坐车到长沙操刀。

  饲料的种类来源越多,研究结果越有说服力。印遇龙的妻子陶立华曾提到,“那时买杂粮还要票据,老家的亲戚、同事有些票据没花出去,我打听到就收集过来,买杂粮给他做实验,也不晓得家里贴了多少钱,就是想帮帮他。”

  与“猪”打交道的三十余年

  1978年,印遇龙分到位于长沙的中国科学院亚热带农业生态研究所。当时的所长刘更令研究农作物,但他认为畜牧业有着更大的前景和发展空间。他把期望放在了印遇龙身上——“你要去填补这片空白”。

  “要研究养殖业,必须自己会养一头猪。”印遇龙如此开启了与“猪”打交道的三十余年。

  在这三十余年里,买饲料、买猪、建猪舍,印遇龙从“怎么养一头猪”开始。刚开始做研究为了节省科研经费,他用板车去拖猪,甚至亲自背过猪,一手打点猪舍的材料。

  2016年1月,印遇龙主持完成的“猪氨基酸营养代谢和生理功能的基础研究”获得了实质性的成果——印遇龙和他的团队发现精氨酸家族物质具有调节猪肠道功能的作用,对“管好猪屁股”具有重要作用。

  这项成果获得中国农学会组织的中科院动物所长等10人专家组的一致专业认定,同时也也是国际同行的高度认可——“这是一项重要的科学发现”。

  出国深造,回国继续“养猪”

  1985年,德国马普学会向印遇龙伸出了橄榄枝,为他提供了一个去德国农业科学院深造的机会,80年代,由于国内科研没有更好的研究方法,印遇龙就决定去研究方法迅速的地方为自己的研究课题找到方法。可是当时他的妻子已经有孕在身,在个人利益与国家利益的权衡之间,他毅然选择了后者,就像他自己说的“当时动物营养学在刚刚起步,所以为了学业、为了国家的产业,科学的事业应该放在第一位,个人的利益应该放在第二位。”

  刚到德国时,印遇龙提交的一份实验方案,被 Oslege 教授质疑:“这个研究我们都不敢做,你能完成吗?”

  当印遇龙发表论文后,1年多时间里,Oslege教授3次给他增加科研经费和生活费。2年留学期满,Oslege 教授决定长期聘请他留下来做研究,并再一次提高了待遇。

  “当时,我也曾心动。但我平静下来一想,我从一个不懂事的农村孩子到取得成绩,离不开祖国和人民的培养。”印遇龙婉拒了Oslege教授的好意,他决定回国。带回来的,除了国际视野,还有自费购买的价值1万多美元的化学试剂和手术器械。

  上世纪80年代,中国市场上猪肉产品紧缺,亟需研制出高质量的饲料,缩短肉猪的出栏时间,梦想着“让猪吃下去的东西全部变成肉”。各种猪饲料的转化率究竟怎样呢?印遇龙和课题组成员一起,提出研究“猪饲料营养物质与代谢产物回肠末端消化率测定新技术”。

  蛋白质、氨基酸、微量元素等营养物质的消化率,是指导猪饲料配方的重要参数。如果仅仅用粪分析方法,因大肠特殊环境的影响,数据会受到干扰;只有同时测量回肠食糜,才能得到真实数据。

  测量回肠食糜,传统方式是屠宰实验用猪,一个样品要用掉一头猪。1986年进入课题组的黄瑞林研究员,还记得印遇龙回国后引进的瘘管手术新方式,“当时是国内第一家”。

  印遇龙带领团队买来实验材料,动手制作当时国内较先进的猪代谢笼。更难的,还在后头。

  他们用三轮车、平板车搬运和人工配制试验饲料2.5万多公斤,收集猪粪1万多公斤、猪尿5000公斤,分析样品达4万多次。特别是猪回肠食糜的收集,按实验要求,每隔7天就要连续收集2天,2天中每隔半小时就要在猪回肠中掏一次,并及时称重、烘干、磨碎,接着进行10多种营养成分的分析。

  猪粪臭味难闻,食糜臭味更冲,肥皂也难得洗净。有一年夏天,因实验室造成办公大楼充满了臭味,所领导准备找印遇龙谈一谈,但走到实验室,看见门窗紧闭,印遇龙几个人顶着炎热和腥臭在工作,不忍心说了。

  就这样,印遇龙团队率先对中国40多种单一猪饲料原料和18种混合日粮中回肠末端表观消化率进行了系统测定,在此基础上制定了生长猪有效氨基酸的需要量。这些研究成果被收入中国饲料库,在行业内广泛应用。

  在这位雷厉风行、性格倔强、说话耿直的院士眼里,养猪是一个永恒的课题,一辈子都不能完全琢磨透,但正是这种琢磨不透的吸引力,带领着他不断走进下一个方向。

  印院士的傲农情缘

  2014年,傲农集团成立第一届专家委员会,特聘中国工程院院士印遇龙为专家委员会主任,傲农集团董事长吴有林表示,傲农集团将借助专家委员会的平台,在产品结构多样化研发、种猪技术推广、原料及产品配方技术、品质管理、高端技术人才引进等方面全面提升傲农在产品研发和技术推广方面的综合竞争力,力争为客户提供更加高质量、高性价比的产品和服务。

  印遇龙,男,中国工程院院士,动物营养学家,现任中国科学院亚热带农业生态研究所研究员,傲农集团专家委员会主任。长期从事“猪氨基酸营养代谢与调控”的研究,在其基础研究和转化应用做出了突出贡献,30多年来,他领衔的课题组研制了多项技术,解决了畜禽养殖中滥用瘦肉精、抗生素和高铜高锌重金属的难题,把技术成果应用于饲料配方,他带领团队打破了多年来外资企业对我国饲料高端市场的垄断格局。

(本文综合力量湖南、湖南日报、保健养猪、傲农集团整理)

更多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傲农集团官方微信!

傲农集团官方微信二维码